信阳毛尖三年3次更名疑蹭“茅台”商标 业务摇摆亏损扩大52%终止茶叶营运

时间:2021-02-19 12:55:35 来源:互联网112作者:河北省沙河市

导读:本文是由河北省沙河市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信阳毛尖三年3次更名疑蹭“茅台”商标 业务摇摆亏损扩大52%终止茶叶营运"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信阳毛尖三年3次更名疑蹭“茅台”商标   业务摇摆亏损扩大52%终止茶叶营运

●长江商报记者 金度

化学制造、石油精炼、房地产、生物能电厂……信阳毛尖上市以来几度更名,主营业务也发生巨大变化。

2月16日,信阳毛尖(00362.HK)发布公告称,建议将公司英文名改为"ChinaDragonMoutaiGroupLimited",并采纳“中国国龙茅台集团有限公司”为公司的中文第二名称。

2018年11月,中国天化工正式更名为“信阳毛尖”。2020年3月,信阳毛尖还拟更名为“新中国经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三年中,公司三次更名,这次开始蹭“茅台”商标。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期报告,信阳毛尖实现收入2.23亿港元,亏损7842万港元,同比扩大52%。

或许是为了提振业绩,2月2日,信阳毛尖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牡丹江龙晋酒业有限公司向独立第三方收购内地酒类业务——北京耀莱龙微酒业游侠农公司100%股权,代价8000万港元(约人民币6660万元)。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信阳毛尖依靠知名企业的名气来提高自身知名度,不仅对企业形象毫无益处,反而会成为资本市场的笑谈。

上市20年尝试众多业务

有道是,茶与酒是一对冤家,信阳毛尖有意将两者“完美融合”。

2月16日,信阳毛尖发布公告称,建议将公司英文名称由"XinyangMaojianGroupLimited"更改为"ChinaDragonMoutaiGroupLimited",并采纳“中国国龙茅台集团有限公司”为公司中文第二名称,以取代现有名称“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

信阳毛尖表示,公司董事会认为,建议更改公司名称,将更能反映集团业务发展的现况及其未来发展方向。董事会相信,新名称能为该公司确立更合适的企业形象及身份,将有利于该公司的业务发展,并符合该公司及股东整体最佳利益。

这并不是信阳毛尖第一次想更名改姓。资料显示,信阳毛尖前身为中国天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天化工”),主要从事煤相关化学产品制造及销售,以及电力及热能生产及供应业务。

信阳毛尖2001年5月2日在港交所上市,上市时公司名称为“东君化工集团”,每股发行价为0.25港元,从事制造石油精炼产品业务并主要生产及销售润滑油脂、防腐涂料及柴油机油复合添加剂。

2002年,东君化工集团改名为“大庆石油”,成为大庆市政府于香港及澳门地区的对外窗口机构,并协助大庆市企业寻找商机及筹集资金。

2007年,大庆石油出售一家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石油提炼产品业务的附属公司Earlsmead,主要业务开始集中于制造及销售煤相关化学产品,以及生物化学产品以及生产与供应电力及蒸汽,同年改名为“中国天化工”。中国天化工业务摇摆不定,曾尝试过煤矿、房地产,生物能电厂等诸多业务。

2018年1月,中国天化工公告称,以8580万港元向两名投资者收购茶叶营销商信阳毛尖,并建议更名为“信阳毛尖”。

彼时,公司董事会称,更名是认为中国茶业务将成为集团未来主要收入及利润来源之一,并希望实现绿色转型。

最近3年三次更名

2018年11月,中国天化工正式更名为“信阳毛尖”。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收购代价为8580万港元,收购并不使用现金,而是将以发行2.2亿股股份的方式支付,交易完成后,卖方将持有中国天化工经扩大已发行股本的约16.54%。

不过,信阳毛尖非但没有实现盈利的稳定增长,反而业绩不断下滑。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期报告,公司实现收入2.23亿港元,亏损7842万港元,同比扩大52%。

信阳毛尖2020年财报中表示,于本年度,考虑到此业务分部的未来及财务表现,本集团决定通过行使认沽期权及出售信阳毛尖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终止其茶叶分部的营运。

或许是出于业绩表现不佳,更名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信阳毛尖再次寻求改名换姓。

2020年3月26日,信阳毛尖发布公告,董事会建议将公司英文名称由"XinyangMaojianGroupLimited"更改为"ChinaNewEconomyGroupHoldingsLimited"及公司第二名称由“信阳毛尖集团有限公司”更改为“新中国经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公告显示,信阳毛尖建议更改公司名称须待公司股东特别大会通过特别决议案批准建议,及百慕达公司注册处处长批准建议方可作实。

信阳毛尖披露,董事会相信,公司新名称将在其现有业务活动及未来发展中为本公司提供更佳识别度及认知度,以及更清晰及适当的企业身份及形象,将有利于本公司及符合本公司及股东整体利益。

2020年5月15日,信阳毛尖公告称,由于疫情原因,董事会未能定出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日期和安排,其后也未发布更名的进一步消息。

上市20年来,信阳毛尖一共进行了5次更名(包括两次拟更名)。其中,公司最近3年三次更名。

“国龙茅台”或触碰商标法

从最近两次拟更名情况来看,信阳毛尖均表示要有更适当的“企业身份及形象”。

信阳毛尖需要怎样的形象,又如何做“酒生意”?数据显示,2020年度,信阳毛尖在酒类销售板块的营收为0.69亿元,占其全年营收约30%。

2月2日,信阳毛尖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牡丹江龙晋酒业有限公司向独立第三方收购内地酒类业务——北京耀莱龙微酒业游侠农公司100%股权,代价8000万港元(约人民币6660万元),包括现金500万港元,以及透过发行7500万港元一年期零息承兑票据支付。

信阳毛尖在财报中表示,自2018年以来,本集团一直积极探索商机。

资料显示,耀莱龙微主要从事酒类产品的提供、采购、销售及设计业务。据公告披露,耀莱龙微已与上海高诚订立合作协议。而上海高诚作为酒类业务营销公司,曾涉及知名酒类品牌的推广。

公告称,双方就“国台成龙酒”进行策划宣传合作。销售公司向目标公司每年提供价值4000万元的“国台成龙酒”作为代言费。

信阳毛尖董事会认为,目标公司与上海高诚之间的合作将对酒类销售产生有效的协同效应。整合成龙商标及酒类,将给信阳毛尖带来协同效应,可在中国庞大酒类市场中抢占优势。公司还认为,收购事项与集团的整体业务方向一致,是加强集团的客户基础,拓展中国酒类市场能力的投资良机。

然而,从股权关系上,信阳毛尖与茅台集团或贵州茅台没有联系。

不仅如此,根据茅台集团已经注册的商标,其完成了对“茅台”的类别商标保护。无论是30类中的茶还是33类的含酒精的饮料,都属于茅台商标保护范畴,因此“中国国龙茅台”可能触碰商标法。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信阳毛尖改名国龙茅台有“傍名牌”之嫌,如果公司未获得茅台的许可,在工商更名时将很难通过。“依靠知名企业名气来提高自身的知名度,不仅对企业形象毫无益处,反而会成为资本市场的笑谈。”

根据信阳毛尖公告,目前改名“中国国龙茅台集团有限公司”仅是董事会建议,并未被真正采纳。公告也指出,更名需要股东特别大会通过,以及百慕大公司注册处处长批准更改。

截至2月17日的最新收盘日,信阳毛尖的每股股价为0.5港元,是名副其实的“仙股”。

责编:ZB

责任编辑:

本文网址:http://hqyew.com/yingyang/733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育儿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育儿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推荐文章